·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重来之梦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9-12-23浏览次数:10编辑者:法商时代


梁灿(法学18402



周围人都沉浸在刺激的电影情节中,叶小谦却无心于此。

月底到了,她该还款了。

这个月本就是“双十一”购物狂潮又碰上闺蜜生日,开销不出意外地超支预算,上个月向室友借的1000元生活费至今未还……短短一个月欠款越积越多。

漆黑的观众席间闪烁着微弱的手机光亮,叶小谦快速浏览着各类软件上联系人的界面,似乎是在寻找可以求助的对象。令她失望的是,尽管她将列表翻来覆去地查看,一个个写着名字的词条静静地躺在手机通讯录里,可它们的主人并不能给这个迷惘的女孩一丝帮助。

她怯于告诉父母,她想象得出当她强势的母亲知道了自己糟糕的生活状况后大发雷霆的情形,视线自然没有过多停留。

电影配乐与音效声很大,但好像无法传入她的双耳,她这样呆坐在座位上直到电影散场。

焦急的情绪隐隐地刺激着她,恍惚间她跑到了影院洗手间,茫然地拧开水龙头,掬起一捧水拍在面庞,余光扫到在影院洗手间的墙上。巨大镜面下贴着一张摇摇欲坠的广告纸,纸面被水淋湿,上面粉底黑字清晰地写着“轻松校园贷”几个大字,还有对应的联系方式和诱人的贷款条件。

毫无疑问,叶小谦心中颤动了,她有心记下了校园贷方的联系方式。在回寝室的路上,她反复思索,虽然听闻过校园贷的恶劣事迹,也知道一旦陷进去就可能难以脱身……

繁琐的思绪让她整个晚上辗转反侧。

第二日,叶小谦外出回寝,室友早已经回来。四个人的寝室里相顾无言,大家各怀心事,都忙着自己的事儿。

与她对床的孙慧君突然出声,她转身面对叶小谦,直接地说:“小谦,到期了哦。我最近可能会买个眼影盘,你这几天记得把钱转我就行。”

叶小谦犹豫地回答:“好,我……这几天手头也不太宽裕,我这周末还你可以吗?”

 “行吧。”孙慧君爽快地答。

叶小谦毫无办法,她下意识地打开手机相册,在清一色的摆拍中,那张粉色小广告的照片显得格外突兀。

她最终播出了这通电话,按广告上的既定条件,叶小谦没有任何担保和抵押就拿到了上千的借款。她贷了1200元,800元的利息,下月今日还款。

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欠室友的账一下子还清了,手上还有了余钱,剩下的只有尽快还上2000元贷款这一件事,而且距离下个月的还款日期还有将近三十天的时间。

 “那就去兼职吧!”叶小谦心里想着。她在校内咖啡店做上了兼职,有课就去上,没课就来咖啡店顶班。这家咖啡店薪资在校内同类工作中已经是比较高的了,她大致算了一月以后的个人薪酬,用来支付这2000元贷款是绰绰有余的。

飘忽不定的心终于得以安歇片刻,这一段时间以来,她的心神全部扑在那粉红色票子上。眼下事情解决了一半,她想着该去自我放松一下了……

又一段日子过去了,叶小谦已经把2000元攒得差不多了。还款的前几日,她再次打通了贷款方的电话,结果却让她大吃一惊。

 “喂,您好。我是想打电话问下,提前还款是直接把钱转到之前的账号上吗?那我直接把钱转过去?”叶小谦淡淡地说,她一点都不想和这些人为伍,如今的她心里裹杂着一丝不屑一顾和即将脱离苦海的欣喜。

 “你说啥?还钱的吗?你叫叶小谦对吗?”和她对话的人与上次不同,他操着一口浓重青岛口音的普通话,一惊一乍地询问着。

 “我是,有什么问题吗?”叶小谦不耐烦地反问。

 “哦,叶小姐,是这样的,你本月需还金额总共是5600元。请问是否都准备好了?”叶小谦努力分辨着对方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话尾的数字却使她心头一震。

她惊慌失色地问道:“你说的多少?我需要还多少?”

 “5600元人民币,没有问题吧。”叶小谦将对方每个字听得真切,可是对方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只是用着满带方言色彩的腔调加重念出各种金额的数据。

 “之前不是说的两千吗!你这不耍我吗!你之前明明说的两千啊!”叶小谦在天台上愤恨地跺脚,她的声音因为激烈波动的情绪变得尖锐而颤抖。

对方像是习以为常一般,面对叶小谦激烈质问反而安慰起了她,“是这样的,您在我们这里的借款是有利息波动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差不多是五千左右的本金加利息,你如果短期还不上,可能还会一直累计。”他的嗓音极具诱导性,“我可以给你介绍个方法,我们这里认识一个开心贷款平台,上面会提供很多还款途径,你直接在平台上找方法吧。”

接完电话后,叶小谦处于渐崩溃状态,她披头散发地蹲坐在天台的衣服堆里。天色渐晚,刚好把上天台收衣服的几名女学生吓得不轻。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寝室,夜深人静,两眼发直地瞪着床帘的吊顶,开始了彻夜的失眠。她想了所有能最快挣到钱的办法,可是绞尽脑汁后仍然毫无头绪。

天光熹微,窗外的晨光照进窗棂,室友们还在安睡。叶小谦看着透过窗户射进来的道道黑白交错的阴影与光亮,眼下的乌青昭示了她昨夜的睡眠质量。

她现在只想远离这一堆令她头疼的贷款纠纷,于是她屏蔽了贷款方的所有信息,拒绝接通陌生人的来电,她希望以这种“人间蒸发”的方式摆脱贷款方穷追不舍的干扰。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着。

两周后,一个闲适的周末,叶小谦在寝室复习备考。手机铃突然响起,她像往常一样没有接,而后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地继续响。十几分钟过去了,对方放弃了拨打的意图,一条短信随之发来:

 “欠的贷款现在一共7800元,什么时侯能还上?不先想着躲,我们找得到你。”

类似于威胁的话语让叶小谦惶恐不安,为了还清这笔债务,她用个人信息在其他几个信贷平台上分别贷款凑够了最新还款金额,算是解决了一家的烂账。

接下来的故事恰似许多陷入债务纠纷的发展过程:主人公被追债,身陷囹圄,外欠贷款的额度滚雪球似地越来越多,各家讨债声此起彼伏……尽管她拼命地兼职、为上班而逃课,最终拿到的薪酬也是杯水车薪。意料之中的是,叶小谦萌生了自我了断的念头。

天台上,没了建筑物的禁锢,呼啸的寒风发出凄厉地嘶鸣。夜间气温低,楼顶地砖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晶。叶小谦踏上湿滑的地砖,挪步到天台边缘,她攀上围栏,一阵大风过后,带走了她在这个世上最后的记忆……

意识清醒,她感觉自己游荡在半空中,她看到自己母亲在寝室楼前痛不欲生地哭喊,她看到一贯沉默的父亲红肿的眼睛。突然间,她觉得一切都不应该是这样,她无比地渴望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在她无声地挣扎中,她听见了未知的呼唤:

 “小谦!小谦!”

 “啊!”短促的呼喊过后,叶小谦大梦初醒,原来一切都是梦……“真好!真好!”叶小谦心里庆幸着。

 “小谦,起床了,再不起床要迟到了!”孙慧君一手拿着牙刷,一边满嘴牙膏沫地说。

 “好!我马上起。”叶小谦答。


当天课后,叶小谦火速和家人联系,告诉了爸妈因为自己大手大脚导致月生活费严重超支的事实,不出意外地迎来了母亲大人的一顿臭骂。她告诫自己,没有下次了。




小编提示: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近年来,各种校园贷导致的大学生自杀案件层出不穷。校园贷主要面向没有稳定收入和没有资质办信用卡的大学生,包括小额信贷和分期付款的形式。除此之外,引起过很大风波的裸贷也是其中一种。校园贷是非法贷款,接触校园贷是对自己人生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亲人朋友的严重伤害。大学生在校园生活中,应该警惕不良诱惑,勿陷入校园贷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