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江南调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8-04-13浏览次数:88编辑者:法商时代

记者  范伊婷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一帘春雨破暮,人间江南又迎来了最美的季节,人人都说江南好,便想着去看看这令无数才子佳人魂牵梦萦的水乡,想着那白堤上草漫漫,念那巷角一枝杏花寒,听到谁一声轻叹——能不忆江南?

而提到江南,除了那扑面而来的灵动与诗意外,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粉墙和青砖黛瓦,纪录片《园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执念,最想一睹真容的便是“雨惊诗梦留蕉叶”的苏州园林了。去时或许正值多情的雨季,撑一把纸伞信步其中,沧浪亭狮子林拙政园为苏州园林艺术的代表之作。苏州园林的建造始于春秋时期吴国建都姑苏时,形成于五代,成熟于宋代,兴旺鼎盛于明清咫尺之内再造乾坤,千百年来的兴衰沉淀缩影在这方寸山水之间。曾经的戎马与风流在导游的三言两语中尚鲜活着,日复一日的讲给匆匆的来客们听,历史深埋在园林的每个角落,前朝风雨不过后世尘烟,游人步尘亦匆匆来去,唯有斑驳的花窗折射着千年不变的余晖。

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 秦淮河畔小曲儿婉转,一曲《秦淮景》也只有吴侬软语能吟出其中的韵味,“秦淮缓缓流呀,盘古到如今……”十里秦淮,千百年来来哺育着古城南京,曾见证了六朝的繁华与败落,“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杜牧《泊秦淮》。唐诗里的秦淮河繁华而哀伤,夜景迷离笙歌四起,人们溺在烂在了烟花柳巷,不问山河危亡,只余历经沧桑的老者将怨都归在身若浮萍的女子身上,空留悲叹。而今金粉楼台,画舫游廊仍在,“江南锦绣,金陵风雅情呀……白鹭洲、水涟涟,世外桃源呀”一曲《秦淮景》细细道来。正是一半墨客一半烟花才造就了流传至今的迤逦缠绵,水上的桨声灯影中装满了悠悠的故事,古韵风情仍闻江南从不曾老去。

若说最想做的事其实是去景德镇亲手做一做瓷器,从瓷土到简陋的素胚,再加以修饰后历经高温烧制成器,中国被誉为瓷器之都,而每一个传世佳作都倾尽了手艺人的心血。江南也正如瓷器一般,凝聚着无数文人墨客的眷恋,历经了萧瑟与重生到今天愈发醇厚醉人。“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每当听到《青花瓷》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感动,仿佛清丽隽雅的江南就在眼前了,伸手便能掬一满怀烟雨,做尽了江南梦。

记忆里的江南因为模糊而浪漫,它有太多耐人寻味的故事,像是一个传说神秘而不可触及,但我也清楚真正坐落在人间的它并不是如此完美。人们大概在心里都有一个像江南这样的地方,寄予着自己的一份情怀,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寻着前人的路努力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但言语太轻,人总是侃侃许下很多诺言却无不一的半路而终。

愿我们都能不负初心,未来不过是一天一天堆起来的,那就把每一天都过好,人生短短数十年莫要荒废,辜负来此一遭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