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一纸繁荒

来源:发布时间:2014-09-07浏览次数:2171编辑者:系统管理员

投资11401 庞勃

又是一年盛夏休假。

无论窗外阴雨晴好,我仍然蜗居在家,反复把玩那些陈年旧物:糖纸、手绢、雪糕罐、铁皮玩具……然后小心翼翼地拖出橱底的塑料箱子,箱子是透明的,一眼便能清楚地看见里面堆叠着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纸张,或摊平、或褶皱、或卷起用橡筋绑着,边角微微蜷曲,带着经年的潮湿和时岁的毛边。

并非我对纸张有什么特殊的执念或者情结,我只是喜欢留着一些旧东西,然而在不断的搬家、收挪以及弟弟的破坏后,有些不便拾掇的大物什被遗失,玩具之类则大多沦为弟弟的阶下囚。倒是这些纸张便于携带且素来不为弟弟问津,因此得以幸存。得闲的时候翻一翻,许多故事仍历历在目。

髫年以前是我真真正正无忧无虑的日子,不用为学业所困、情感所累,随心所欲地度日。最大的兴趣是涂鸦,许多类似于没有脖子的小人,比树还高的巨鸡,两只脚的马等等“惊世骇俗”的“巨作”便是在彼时诞生的,纸上各色颜料涂的很满,难得空白的夹缝处歪歪斜斜的名字也像是胡乱画上去的。这些画被长大后的我从各个书中无意翻出,然后有心收藏起来。过了很久,书中的画像似取不完一般断断续续地冒出来,因为我依旧喜欢涂画,依旧在画完后把它们折好夹进书页中,而画上的人、动物也逐渐有了样子。

这种怪癖在我步入高中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地演变成被父母耳提面命的坏毛病——直接在教材书上涂抹写意,画坏了之后干脆撕掉,折成飞机飞进垃圾桶。在这个时常因为毁坏教科书被提去教室门口罚站的碧玉之年,我结识了外表很叛逆内心很三好的“站友”Z大,而认识我之前,Z老师的批评都很少听到,我自然不会承认是我拉他下的水。

高三开学后的第一次模拟考,我的数学以个位数的成绩打败我们班,恐怕也是整个高二年级的最后一名,成为了光荣的“吊车尾”。我拿到试卷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试卷上画满了各种表情的猪,然后怀着愤愤然的心情把分数改成三位数后折试卷作飞机。坐在前排的Z大回头,笑着看折弄试卷的我,“你知道吗,我挺喜欢。”

“喜欢什么?这个分数,还是这头猪?”我有些赌气,给了Z大一个实在的白眼。

Z大不可置否,拿走我刚用试卷折完的飞机,飞向教室后面的垃圾桶。还没有看到飞机落地,我和Z大又站在了教室门外。 “我们考一个大学吧。”Z大的声音细不可闻。第二天,Z大用他写满笔记的课本换走了我那本缺张少页的破书。

教室后面的垃圾桶依旧堆满了纸飞机,上面密密麻麻堆砌着反复默写的公式,反复订正的错题,还有Z大修改的红色笔迹。高考结束查分的那一天,我拿到了整个高中学涯数学唯一一次的三位数。为了表示感谢,我闷着头在家折了一千颗花花绿绿的星星送给了Z大,并煞有其事地告诉他这些星星可以满足他的一个愿望。其实我很想对他说,那颗歪歪扭扭并且与其他星星比起来略显硕大的那一颗,里面画了一头很大的猪,但我没有说,直到最后我们分别的时候,谁也没有提起那颗星星肚子里的秘密,我想他是知道的,也可能不知道,一如他不知道那个画满猪头的试卷又被我在课间的时候找回,收藏至今。

上了大学以后我依旧喜欢画画,把重要的人都画下来,因为我怕有一天我会像模糊了Z大的脸一样忘记他们;我依旧喜欢折纸,把他们给我的纸条、贺卡折成各种形状放在文件夹里。不过纸上不再是五颜六色,不再挤满了颜料,也许是因为日渐成熟,不再喜欢繁复艳丽的色彩。然而所记忆的往事、所埋藏的心事,种种都不再复往日纯色。现实教会了人们成长,经过厉厉磨练,隐忍成熟之后,外表形色越来越简单,而内心的世界愈发斑斓强大。

正如箱子里的纸张不断清理出旧的,放入新的,我的生活也在翻新除旧,不断变化着它的色彩和内容。人眼可以分辨的颜色就有几万种,然而究其最终,不过是三原色,那么一生真正在做的事又能有多少呢。拾来拾去,箱子里不过是画画折纸的事情,却载满了许多单纯、懵懂、青涩、成熟的心情与故事。

生活是幅无比巨大的画卷,红茶素笺,一纸繁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