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粉墨登场

来源:发布时间:2014-09-08浏览次数:3544编辑者:系统管理员

 

记者 任怡然

人生如同没有剧本的舞台剧,每个人在自己的台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你方唱罢我登场,纷纷扰扰,好不热闹。台下的看客来来往往,从沸反盈天到人走茶凉,时间到了就缓缓谢幕。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最惊艳的一瞥不过就是粉墨登场的那一瞬。而王家卫的那一瞬却是定格了多少年的岁月。

没有脚的鸟——《阿飞正传》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当张国荣饰演的旭仔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故事开始深沉、浪漫、顺理成章。旭仔是一个浪子,而在电影里能去概括的形容词就是“性感”。每一个镜头都犹如一双双倾慕的眼睛,令空气中欲望暗涌,在眉梢眼角里散落在细微的角落。他说,世界上有一种没有脚的鸟,当它落地的时候就是他死的时候。旭仔死在了寻找生母梦的路上,结束了浑噩的人生,在风中睡倦了之后终于回归大地的踏实。若有若无、慵懒、优雅、迷茫,这些大概就是王家卫和需做观众心中的上世纪60年代。时光是对的没有说谎,迷惑的是这心没了光。

时间的灰烬——《东邪西毒》

王家卫的作品里,讲述的大多是人与人之间的拒绝与被拒绝,欧阳锋说,如果不想被人拒绝那就先拒绝别人。每一次的被拒绝,心就会多筑一道围墙,终于有一天,外人再也进不来。被拒绝的人暗自神伤,甚至自欺欺人,努力的想要改变这个现实,但最终只能说服自己。当我们不能再拥有一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喝下那坛醉生梦死的酒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在一生中,要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风景,遇见多少人。我们总幻想着在山的另一边一定是美好的世外桃源,但翻过山才发现,原来山的那边还是一样荒凉的戈壁。身处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去哪里,你的心在哪里。时间的灰烬慢慢地沉淀、堆积,变成沙丘,变成沙漠。在你干涸的心灵,在你老去的身躯。

潮湿的回忆——《花样年华》

关于《花样年华》最显明的映象大概就是小巷里昏黄的灯光和穿着旗袍夺人眼球的张曼玉。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俗套的婚外情故事,王家卫却把它拍的这么美这么魂牵梦绕。苏丽珍的一颦一笑,一个颔首,一个回眸都透着万种风情,连出去买碗云吞面都要穿的很漂亮。狭窄的甬道,烟雾缭绕的面摊,收音机里断断续续的戏曲还有和周慕云一起写过的小说。爱情有千百种样子,但不是每一种都可以被世俗所接受。犹豫、隐忍、进退维谷。当时过境迁之后才会想,如果当时没有顾忌那么多,如果……事情会不会又是另一种样子?没有人知道,就像任何人都无法预测没有选择过的未来。剩下的回忆潮湿黏重,在脑海的深处长满青苔,躲在黑暗,慢慢滋长。

如果还有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

如果还有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带我走?

很多人说王家卫的电影自成一格,我个人觉得所谓的风格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的界限,只是因为他就是王家卫。他的电影没有那么多的对白,大部分都是独白来推动整个情节的发展,就像一个局外人在角落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个与他不相关的故事。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不彻底的事物,细雨里的日光,春天的冷,秋千摇碎的风。在那墨绿色镜片后的眼睛是暗夜的火,在琥珀的时间里粉墨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