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远方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8-09-26浏览次数:39编辑者:法商时代

会计18406 韩明薇


造访日本期间的泰戈尔发出感叹,“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而是用自己的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离开了大陆故乡二十多年的余光中最终没能抵挡住思念,热泪盈眶道“小时候,乡愁是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经历过人生的第一次生死之后,我才深有感触,“能够有可能再见到的,哪怕是微乎其微的几率,都不算远;怕的,就是那再也不可能

在一次与爸爸的谈话中我才得知,在自己很小的时候都是跟着在老家的爷爷奶奶生活的,这不禁让我回想起那时候我和奶奶的点点滴滴。

奶奶是一个十分勤劳的人,邻里邻居都知道。每天清晨四五点就起床去田里忙活,中途回家给家里人做完早饭就又去田里,一刻也不歇着。正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作息时间,奶奶的身体很吃不消,可这丝毫不影响她一如既往的劳作。等到我真正长大的时候,我和父母只有在重大节日的时候才会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奶奶总是隔老远就站在门口等我们,见到我便仔仔细细地瞧个遍。 “高了高了哎呀都长这么高了,可这咋还瘦了呢?”,说着就把我牵到屋里,拉开抽屉在最深处捧出一个布袋子,一层一层的打开,再拿出一颗水果糖,剥开糖纸塞进我嘴巴里。我仍记得那些糖的甜味以及奶奶带着渴望的目光问我,“好吃吗?奶奶知道你要回来,前几天去镇上买的,可是没有什么贵点的糖,不比城里吧?”,每当这时我总会含着糖,告诉奶奶很甜很好吃,奶奶才会露出满意的微笑。

再后来等到我上初一,一个周末的大清早,爸爸匆匆忙忙地拉我起床,当我正坐在床上发着脾气抱怨周末还要让我这么早起的时候,爸爸小声地责备我,“奶奶去世了”,我坐在床上,愣愣地没再说话。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当我回到老家走着奶奶家门口的那条路时,我才明白我的心情不再是以前那样的欣喜、期待、蹦蹦跳跳,而是沉重、崩溃、举步维艰。当我踏进家门槛的那一瞬间,我忍不住了,轻轻地叫了声“奶奶”,声泪俱下。那一刻,我多希望她能回应我,再牵牵我的手,我甚至不敢看向屋里,怕看到奶奶现在的样子。几天后在殡仪馆的行程我一个没落下,奶奶是半夜突发的心肌梗塞,去世的时候一定很痛苦,我想陪奶奶走完最后一程,留自己内心一个宽慰。

事情已经过去了六年有余,我仍怀念奶奶做的饭菜、奶奶喂的糖、奶奶下的饺子和睡觉的时候奶奶抱我的力气。我想要再尝试一下这些东西,却无能为力,我和奶奶身处两个世界,再没法相遇。奶奶在的地方,是一个远方,一个我既不可望也不不可及的地方。

如今,在时不时想念那个远方的路途中,我度量着我与远方的距离,可不管我用多长时间也计算不完,它无穷无境、虚无缥缈,又像是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我开始更加为难,那些更加漫长乏味的时间、更加难熬的思念,我又该如何度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