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浮城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6-11-11浏览次数:48编辑者:法商时代

见习记者 李疑

    我生活在一个名为浮城的城市里,那里同时也是我出生并成长的地方。

其实浮城起初并不叫浮城,而是叫绿城。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这里四季如春,目光所及之处铺满郁郁葱葱、绿意盎然的高大树木。但不知从何时开始,这里的片片绿意逐渐被暗黄色的颗粒状物体遮蔽,阳光好像再也没有穿透过日渐加固的云层,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现在在呼吸之间仿佛都能感觉到割喉般的刺痛。从卫星拍摄的照片看来,这座城市被层层云雾一般的气体笼罩着,层层叠叠,与周围的城市截然分离,好似漂浮在空中一般。久而久之,人们便习惯性地把这里称之为浮城。

罗马不是一天建造而成的,浮城也不是一天形成的。所有的必然都是由无数的“偶然”堆砌而成的,浮城四周包裹的“云雾”起初不过如早晨的晨雾一般淡薄,唯一不同的是它持续的时间要比晨雾长一些。人们不以为然,只当是一个不太美好的天气而就此忽略,不再过问,只是我们没有料到,这样的“坏天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由最初淡淡萦绕的薄雾逐渐变得浓重,色彩也逐渐变得昏黄,如枷锁般一圈一圈缠绕。在无形之中,仿佛有一双手在你不注意时伸向你,它无声无息、无知无觉地靠近你,在你最无力防备之时渐渐用力,让你感到痛苦却又不知缘由,最终溺毙其中。

情况日趋严重,我们尝试过许多的办法来驱散这片“云雾”,但它的顽固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风吹雨淋它似乎都对此免疫。我们赶不走也逃不过,只能坐以待毙地看着它趾高气昂地累积,将城市层层包围,将我们围困其中。

我的家乡是一座曾经满目苍翠的绿色之城。但现在,我却有些看不清它了。家家户户都紧闭自家的大门,偶尔看到外出归来的邻居也都是步履匆匆,一上楼便赶紧打开自家的大门的一条缝隙,然后飞快地钻进去,生怕“云雾”进到家中。偶尔走在路上,“云雾”将我与行走在我身边的行人隔离。层层的包围之中我已看不到我的周围,仿佛一个重度近视的人想要努力地睁大眼睛去看清周围的一切事物,结果却只是看到一片模糊的光影。街道上欢声笑语不再,因为一旦说话便会有刺鼻的气味夹杂着厚重的气流向你席卷而来,一股割喉般的痛楚弥漫开来,侵入四肢百骸。现在,我已经不能再用眼睛去辨别方向了。走在路上时,我只能伸出双臂向前摸索,小心地挪动步伐。即便如此,我也经常会与身边的行人相撞,为了避免这样的危险,有的人甚至购进导盲犬帮助自己行走。一时间,导盲犬成了家庭必备物品,供不应求。

在这样遮天蔽日的笼罩之下,终于有人按捺不住,提出疑问想要弄清这昏黄雾气的来历。没过多久就有报道,称这层层雾气是从一家工厂排放出来而形成的。一时间,舆论、人民群起而攻之,强迫这家工厂立刻关闭生产。最终,工厂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宣布倒闭。但浓雾并没有随着工厂的倒闭而烟消云散,反而还在继续“生长”着。不久,又有新闻称雾气的来源其实是另一家工厂。于是人们又再次陷入了讨伐的循环链中。我们的生活被这层“云雾”层层包围,让我们迷失了这座城市未来的方向。恐惧、迷茫充斥着每个人的内心。我们的心仿佛也被这层暗黄浮动的气体迷惑,不知所措。我们拼命地想寻找到原因,其实原因就在我们的身边。

浮城,浮城。好似一座漂浮在空中、没有根基的孤独城市。它的四周被层层浓重的雾气所包围。这里仿佛已经被阳光所遗弃,暗黄成了这里的主宰。

不知是不是生活在昏黄雾气中太久的缘故,我已有些忘记沐浴阳光的感觉。我一直盼望着雾气消散的那一天,也许,我还有机会再次站在阳光之下;也许,当我一觉醒来,浮城不再;也许,明天,我的愿望就会实现。